古代冷知识丨太子洗马:并非真是当马夫,古代读书人都抢着当

我国古代的许多官职,可能在现代人看来很是奇怪,只凭猜测或者字面意思来理解,那么就会如同张之洞在《輶轩转语·语学》中所言:“不然,空谈臆说,望文生义”。例如“祭酒”一职,“祭酒”本来只是对在礼仪活动中首先举酒祭祀的长者的尊称,后来成为官职。“祭酒”成为官职以后,就跟酒就没什么关系了,意思转变为“首席”或者“主管”的意思,例如隋唐以后的“国子监祭酒”,就是指国子监的主管官员。“军师祭酒”则是军师幕僚的主管,首席军师的意思,曹操就曾经任命郭嘉为军师祭酒。

 

在这些奇怪的官名中,可能最容易让人误会的一个官职便是“太子洗马”。因为一般来说古代封建王朝的太子身份尊贵,有专门为他洗马洗车的小官是很正常的一件事,所以“太子洗马”这一官职便常常会被误会为是马夫。

 

但是“太子洗马”这一个职位的主要职责却跟洗马没有什么关系,这个职位最早是从秦代开始设置,其本来的名字是“先马”,是太子身边的侍从官,每当太子出行的时候就在太子的车马前为先导,负责引路开路,可以算是太子仪仗队的一部分。在汉朝时,这一官职又被称为“前马”,在《问玉珉》里也说:“汉法制:洗马,进贤冠,出则在马前清道,固曰洗马。”在东汉和魏朝时期,这一官职的定员都是16个人,俸禄是600石一年,与汉朝皇帝近侍的俸禄相差不远。到了晋代,“太子洗马”减少为了8人,工作职责也有所变化,主要是掌管太子的各种文图书籍。在这一时期内,“太子洗马”几乎全部是由氏族大户家的子弟所担任。

 

到了唐代,“太子洗马”的职责和人数又有了变化,人数变为两人,主要工作不但要掌各种文图书籍,而且还要负责为太子撰写一些文书,基本上变成了太子的秘书长。唐代的“太子洗马”官员品级为从五品,这个品级看起来虽然不高不低,有点尴尬,但实际上这个职位不但不尴尬,而且令古代读书人趋之若鹜。“太子洗马”是太子身边的近侍,在大多数正常情况下,太子就是下一任皇帝,等到太子登基,“太子洗马”也就有了机会一展自己的政治抱负。

 

唐代名臣魏征就曾经是李建成的“太子洗马”,当时魏征还多次跟李建成说过要小心警惕李世民。但是李建成没有将之放在心上,在玄武门事变后,李世民还责问魏征为何挑拨兄弟关系,魏征十分耿直的回答李世民说,如果李建成按照他的话去做就不会落到现在的下场。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,李世民重用魏征,君臣间留下了一段段直谏和纳谏的佳话。

 

历史上有名的“洗马”,还有越王勾践,《国语》中就曾经记载,勾践为夫差当过“先马”,也称之为“冼马”。还有曾经写下了《陈情表》的李密,当时晋武帝想要请他担任太子洗马,但是李密无论如何也不肯,就以照顾祖母为由,婉拒了晋武帝。“洗马”这个职位一直保存到了清代。至于它到底是什么时候从“先马”、“冼马”被误写成了“洗马”已经无从考证,但是至少在明代的时候就已经有这种误会了。

 

《水东日记》中记载了一则趣事,明景泰帝时期的朝臣刘定之被升为太子洗马之后,兵部侍郎王伟跟他开玩笑,“咱们这皇宫里的马可不少,就只有麻烦洗马一匹一匹地洗了。”刘定之回答他说:“哪里才止皇宫里的马,如果诸位司马脏了,我也是要洗一洗的。”

您可能还喜欢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